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郑泽生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噩梦醒来是早晨——我心目中的郑泽生

2017-07-03 11:23:05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孙冕
A-A+

  丽江,人们都说是一个疗伤的地方。十六年前,我莫名地踏上了丽江这古老的土地,听纳西古乐,居然从音调中找到潮曲的梵音。一个相距几千里的地方,彷佛听到乡音。我没伤却在丽江待出“伤”来,爱上这片土地。

  2002年,与崔健一道办了与俺的专业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雪山音乐节”。

  随后的许多年,我常出没在丽江大小石桥周边,喝着酒,混在熟人与不熟人之间,与在场的人唱个海阔天空。结交的朋友,有卖唱的,卖地图的,卖草编蚂蚱的,当官的,当活佛的,可真九数三流。

  有一年,也忘了谁介绍的,说束河古镇有位潮州阿弟。一见面,熟悉的乡音,没有障碍,两分钟就成了老熟人,他就是郑泽生。

  泽生轻声细语带着几分腼腆,叫我:“兄呀,我开了小店,你有闲来滴茶、食粥。”

  在丽江相识的朋友,从不问英雄出处。只知泽生这小老乡可亲可信。在他束河的小阁楼,他摊开一些画卷,花鸟虫鱼跃然纸上。

  我不懂绘画艺术,总觉得那鸟有点孤单,也不知那只屁股跷跷的秋蝉,是在专心致力地鸣叫,还是准备着脱壳前的挣扎。

  我无法点评泽生的作品。只是他在说:“我崇拜潮籍画家林墉。”

  我才说:“他在美协,我在剧协,他在我楼上办公。我们一起下乡搞到双抢。”

  “什么双抢?”

  “抢割抢种”。

  这是文革前后,文艺单位到农村体验生活常做的了。

  不久,我母親和小弟到丽江,泽生二话没说,把母親接到他客栈。母親没想到在丽江能听到乡音,还能吃到苦瓜熬排骨汤,很是喜欢,前一声阿弟呀,后一句阿弟呀,看泽生脸上泛满喜悦。

  我与泽生的交往,就是君子之交淡如水。平常从不电话来往,唯有我去丽江时会给个电话。

  一次,在电话里,泽生听到我的声音,有点兴奋:“兄啊,你来丽江啊,猛猛来桥头,我接你来我新厝食茶。”

  束河的石桥,也许千年来就这么将来来往往的不同人生连接在一起。

  在人丛中遇到泽生,不同之处是他手中持着一支竹笛,他说是尺八,看他喜上眉梢的样,问他是不是找到女朋友了。

  他说:来了一个。

  哈哈,来了一个。

  过桥时,滑溜溜的石板凹凸不平,泽生放慢脚步,贴心地用手中的尺八指引:宽行,宽行(慢行,慢行)。

  穿小巷,在小径斜坡的尽头,推开大铁门,大院中有三几客房,都窗临古城。中间有一处十分考究的茶室,四面尽是推拉门,推门揽尽山景,闭窗独自幽静,好一个推杯换盏之处。

  尺寸超大的石阶拾级而上,竟是泽生闭门思过、潜心作画之处。

  泽生推着拉着,将他的作品一一让我观赏,顿时让我目瞪口呆。

  什么心态,绘的什么情景啊?云端处的神鬼尽露狰狞,枯骨当槌,兽皮作鼓,藏传佛教中的传说,显露在泽生的笔端上。

  生命的临界点灵魂在画布上挣扎。我孤陋寡闻,看不出泽生是受哪家画派的影响,是什么力量在推动他的思维,绘此充满魔气的画卷?

  难道人魔分离是泽生内心的挣扎,笔触的阴森又是人生的反映?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泽生悄然告诉我,有一段时间,他患了严重的忧郁症。

  我不敢细聊和触碰画家或不便告人的伤痛和人生经历,只觉某些画面是在噩梦醒来、惊魂未定之时,摸着乱扑的心跳,似曾相识。

  难道,人的潜意识里,藏有这种东西,是与生俱来的,还是在成长过程中因某种不同的经历,而植入你的神经,在下意识地编绘那些情节与画面。

  泽生,也是逃到丽江疗伤的?

  后来,在泽生的只言片语中,让我模模糊糊看到他过往苦行孤单的身影。他自小丧父,被人拐骗他乡,身临绝境,凭着动物性的本能又寻路回乡,青少年外出打拼,当苦力、做老板,尝尽人生酸甜苦辣……看他的画卷,会感受到此兄弟一定经历过魂魄离体、死去活来的路径。

  好在,泽生手中有一扎画笔和想象飞扬的颜料,可让他渲泄内心的离奇、诡异、漫无边际、迷惑、绝路逢生……的种种臆想,随之撒泼在画卷上,也许,这才是他治病的灵丹妙药。

  而对于读者来说,是通过作品,在触碰一颗抖颤的魂魄时,感受难以言状的震撼!

  2012年,李亚鹏在束河搞的COART艺术节,在泽生的院子,安排了一次艺术家雅集。

  那一夜,趁着酒意,我说要在墙上写字,泽生十分随从地帮朋友们端墨递笔。艺术家叶永青,栗宪庭也豪迈地往白墙上泼墨。

  第二天,我在阳光下看着泽生白墙上那些墨汁四横的涂鸦,哇哇!画家们很任性,白墙很无辜呀!

  2014年的一天,泽生在广州做了一个大型的个展,我意外地看到他画风的褪变,从苦难的阴暗,鬼魅丛生的惊恐中,走向万物苏醒,轻盈超然。

  一种怜爱之情从笔触上流淌出来,如同他在抚摸尺八的音洞那么的深情,那么的自信。

  观泽生的画,触摸他曾经内心的挣扎与灵魂重生之后的灿烂。

  我对泽生说:你以前的作品合适放在宇宙里与神鬼同居,今天的画,可真是在阳光下散发人间烟火了。

  泽生从噩梦中苏醒,吹着他不离手的尺八,欢快地在充满童趣的艺术新天地中享用他生命中初升的太阳。

  不久,曾在泽生白墻上涂鸦的栗宪庭、叶永青和我,将为郑泽生在北京的个展上,很负责任地站台。

  哈哈,

  束河那面白墙不白之“冤”,

  要还以清白呀!

2016年9月23日于峨眉山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郑泽生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